6.0

2022-08-30发布:

姦淫当模特的女儿2

精彩内容:

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,見妻子以上班去了,我清理完畢就跑進女兒的房裏等著,只見她一人姗姗走進,一跨入屋裏,我忙從背後一抱,笑了一聲。

「爸,是你,嚇了我一跳。」女兒嬌笑著。經過昨晚風雨的女兒,這時見了我已不再那幺尴尬了。

「寶貝!你可知到我等的好難過喔!」我說著。

「是不是肚子餓,剛好,我剛才爲生財準備的東西都還溫溫的,要不要吃一些。」

這時的女兒讓人又憐又愛,活脫脫的一個家庭小主婦。

「寶貝,我現在不想吃東西,只想……吃……」我說著,一面將她拉在床沿坐下。

「哼!吃我,我偏不給你吃,看你怎幺辦?」

「好乖乖,不要這樣嗎?我實在是很愛你,你就大發慈悲,同情,同情我吧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「好哇!」原來是逗著我,我高興的一把摟緊她,猛地吻過去。

女兒也已是情場高手了,對吻更是不陌生,她反而雙手摟著我,香舌輕送,逗的我春心大動。這時的女兒,開始大獻殷勤,不但不拒絕我的愛撫,反而更是投懷送抱,以獲我的心,真是一個性感的尤物,如不這樣,我怎幺能得到她呢。

如此這樣,我們兩人狂吻了片刻,我已是心脈加快跳動,呼吸也急促,忙說道:「寶貝!現在已是我倆的天下,還顧忌什幺,我……可要……」

「不行,爸我們不能這樣。」

「不,好女兒,我還沒吃飯呢,我要吃奶。」

說著我便毫不客氣的將她的內外衣脫下,自己也僅剩一條內褲。

我繼續將她擁在懷,盡情的愛撫,寶貝呢?她那柔若無骨的玉手,也在撫摸著我的雞巴,在套送著。

「唔!好舒服……」

「呀!太美了……真的……」

「寶貝!我也是……」

「嘻!哈哈……」女兒面頰開始泛紅,呼吸開始急促,慢慢地開始呻吟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我……受不了了,爸快快……放……進去,快我…的好……哥哥……親老公!放進去,好嗎?」

怎個不好,天天放在裏面不拔出來最好,我忙將她剩下唯一的叁角褲,奶罩脫掉,自己也將內褲脫去。

由于昨天,天氣、人爲因素,沒有仔細看,草草做愛了事,今天在毫無顧忌下,加上大白天,光線充足,只見床上的寶貝。

仰面躺在床上,面泛春潮,紅霞遍布,口角含笑。

又白又嫩的皮膚,細細的小腰,又圓又大的臀部。

那紅紅的蛋臉,又豔又媚又嬌。

那高挺的麵包,就像在成功嶺上受訓所吃的麵包似的。

那小小的乳頭,又紅又嫩,就像多汁的水蜜桃。

那平滑的小腹,如同還未破開的豆花一樣。

那修長的大腿,讓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。

尤其大腿根處,那動口一張一合,浪晶晶,誘人極了,足以使任何男人見了,都想先上馬爲快。

我撥開了她的玉腿,啊!那深不見底的神秘之淵,是那幺可愛,那幺令人神往,那幺令人心跳加快……我用手撥開那兩片動口的小丘,啊!紅紅的,小小的,圓圓的,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,我吻了上去,用舌頭去舔。

啊!熱熱的,鹹鹹的。

我吻!一時吻的興起,把她的小洞再撥大點,嘴兒迎了上去,一口含著這肉丁兒。

「啊……癢死了……酸死了……」

剛開始,寶貝還挺著住氣,直到,吻上了她那小洞,她有點沉不住氣心有點急了。

她沒想到我撥開她的雙腿,又撥開她的洞口,用嘴吻上去,用舌頭伸進去。

突然,我吻上了她最敏感的陰核,她一震,混身一顫。

她更沒料到我會一口咬住了她的陰核,一陣如觸電般又酸又麻,又癢又騷的感覺,立刻通往全身。

她不住的顫動:「啊……不能……不能再咬了……唔……酸……啊……癢死人了……」

這時女兒已被我咬的淫興大發,騷意已至,浪興大起,不住的淫笑著:「唔……哈……癢死了……」

「唔!爸!你怎會這樣,太棒了……」

「呼!那……還不是……從黃色書刊裏看到的,舒服嗎?」

「原來你也看那個東西,真的,爸,你這樣用……舌頭舔,實在……太美……太棒了……」

「我也是人,假如不這樣,怎能讓你舒服呢?」

她一面扭腰擺臀,同時一手握緊我的雞巴,輕輕的套送著,尤其不時用指甲釘著我的龜頭,使我的雞巴,更形充血、更形膨脹。

這時的女兒,媚眼成絲,嬌氣喘喘道:「爸!你的大雞巴已經大發雄威了……你該吻夠了吧,快讓你的大雞巴過過瘾吧!」

我的確是吻夠了,而且性沖動的很,馬上挺身而上,伏在她的身上,雞巴經由她小手的指引,已到了桃源洞口,我屁股一沉,毫不費力「滋」地一聲,一插到底。

由于女兒也是老手,她雙腿高翹,環勾著我的腰,陰戶像是按著什幺東西似的,子宮內一允一放,陰道一收一縮,把我的雞巴吸的好舒服。

這伏在她身上,按兵不動,我的雞巴被她這樣一吸一吮,興奮的有點出精的趨勢,馬上猛吸一口氣,將雞巴拔了出來,抑制陽精出來。

「爸……爸!你怎幺……拔出來……這會要我……的命,快……快插……進去。」

「好一個淫婦!」我起先由慢……而快……再快……像暴風雨似的……由于女兒是性場老將,她怎會讓我獨自發狂,她亦不甘示弱,雙腿下彎,支撐著屁股,擡臀迎股,又搖又擺,上下配合著我的抽插,同時口裏浪叫著,令我發狂。

「啊……好……哥哥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對……插的真好……喜……你……真行……這一插……插的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弟弟……我搖的好嗎……插呀……插到底……插到我花心去……甚至插進我肚去都行……啊……唔……美死了……美」

沒一會,她已出精了,將一股火熱的陰精直往我的龜頭上澆,澆的我舒服極了。

雖然她已出精了,但是更加具有浪勁,黃色小說上說的不錯,女人可以多出幾次精都沒關係。

只見她更加浪,我也更加瘋狂的抽送。

「蔔滋、蔔滋」這是我倆大戰的戰聲。

「嗯……哼……啊……喔……」也沒多久,我的陽關一陣沖動,已快支持不住。

「我……快射精了……我……」

「不行!你不能射……你不要……」她惶恐的叫著。

「不行!我忍不住……我……出來了……」

只感到腰身一緊、一麻,一股火熱的陽精,全數射在她的子宮內,花心裏去。

她緊抱著,怕失去我似的。

但是剛嘗到異性滋味的我,卻是金槍不倒,雖然射了精,大雞巴仍像鐵柱子一般,硬硬地湊在又緊又溫又暖的子宮內,享受射精後的快感。

「爸!繼續抽送好嗎?我可難受極了,拜託!」寶貝淫心正熾,浪聲的說。

「這樣好了,讓我的大雞巴歇會兒……我用手來替你解解渴吧!」我話一說完,爬起來坐在寶貝的身邊,左手摟抱著她,右手按在她的陰戶上,手掌平伸,中指一勾,滑進了小穴,在小穴上方扣弄起來,中指也在陰核上撫弄著。

陰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,如今經我手指一撥弄,她不由得混身一顫斜躺在我的大腿上,讓我盡情的撫弄、挖撥。

她一躺下,我的左手也空出來,于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撫起來。一會兒摸,一會兒捏。

她也不甘示弱,倆手握著我的大雞巴,輕輕套弄,偶而也用舌頭去舔舔的令我毛孔俱張,酥麻極了。

「爸!你的好大、好粗、好長喔!」

「真的嗎?有比別人怎幺樣,大嗎?」我淫笑著說。

「爸!你怎幺說話呢,我還從沒和別人上過床呢。我怎幺知道別人的怎幺樣。」

我原本以爲她肯定被別人操了,這一聽我還是女兒的第一個男人,更是我雄性大發。

我雙手抱著她的嬌屈,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口,身子一沉,向下一坐,「滋」地一聲,我的大雞巴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。

「啊!美極了!」

女兒笑了,笑的好得意,大雞巴頂在她的花心上,頂的她全身麻麻的軟軟的,燒的很,真是美極了。

我雙腿一用力,向上一提屁股,大雞巴又悄悄的溜出來,屁股一沉又套了進去。

「啊!美……太美了……」

小穴現在又把大雞巴給吃了進去。

「啊!爸爸!現在是你插的我,好舒服。」

我看她這付春意蕩漾的神色,也感到有趣極了,忙伸出雙手,玩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,時而看著小穴套著大雞巴的樣子。

只見她的兩片陰唇,一翻一入,紅肉翻騰,美極了。

「嗯……哈哈……我插你……爸爸……你插的我好痛快……哈哈……太棒了…好過瘾……」

叁四百次後,女兒又是嬌喘頻顫聲浪哼:「啊……啊……親丈夫……我……舒服……死啦……可……可……重一點……快……我……要升……天了……」

我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,知道她又要出精,忙抽出陽具,伏在她身上。

這時的女兒,正在高潮當中,欲仙欲死之際,我這幺一抽出,她尤如從空中跌下,感到異常空虛。

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迷惑的說:「爸……你怎幺啦……快……繼續……」

「好……來就來……」

「滋!」地一聲,我那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,猛抽猛送,根根到底,次次中花心。

就這樣抽送了二十來分鍾,終于我們兩人都又泄了精。

俗語說:「好花不常開,好景不常在」。當我和女兒正陶醉于欲的漩渦中,均能互相滿足,難怪人家說:「羨鴛鴦不羨仙」,但美好的日子總是短促的。

只聽的時鍾敲了五下,迫不得已,倆人才分開,她輕吻我,我也熱吻著她,倆人才依依不捨的離開,因爲我們倆都要上班去由于妻子經常加班,所以家裏常常只有我們倆人。有一天,我從單位回來,她正在後院做日光浴,沒聽到我的進門聲,所以我站在那裏靜靜地欣賞這幅春光。